以情绪之名,残害自己(或是别人)

  2020-06-17  阅读 600 views 次 点赞数269

如果问今天大家最在乎的心理现象是什幺,「情绪勒索」应该是最被大家认识的一件事情。「情绪勒索」以一种手段出现在我们各式各样的人际关係当中,如果勒索是对钱、对权力、对物品,那情绪勒索就是透过某种情绪的表达或让你产生某种情绪,获得自己想要的,有时候这些自己想要的是物质,有时候是一种不对等的对待,关係的样态。

什幺是不对等的对待或关係的样态呢?其实就是你希望透过某种情绪表达上的威胁,可能是生气、摆脾气、冷漠、言语威胁等,让对方因为害怕关係变坏而为你多做些什幺,或接受你不合理的要求。举例来说,老闆常常对你冷言冷语,最主要是想要你在害怕中,了解到你随时需要自我检讨,让你在互动中更听话,要不然可能随时会失去工作。

有时候你会觉得这样怎幺会有效,当然很多时候确实是没效,但很多时候你碍于一些考量,你不想要轻易地结束关係,或是你没办法结束关係(例如跟父母之间),因为关係无法直接断掉,所以让这种「情绪勒索」产生了效果。但既然我们可能在很多时刻都无法闪避情绪在关係之间所产生的某种操弄,那我们应该回头想想看为什幺「情绪」这件事情最终会成为一个操作关係互动的工具呢?有时候其实出自于我们自己对「情绪」在内心的定位,或许可以说你就是因为太在乎情绪带来的思绪,而被情绪所苦。

我们要先回头看看我们自己怎幺看待「情绪」

大多数时候,在「情绪」变成某种工具之前,我们通常会把心中的「情绪」当作某种判断事物的依据,而这就是所谓的情绪推理(emotional reasoning),有些人特别有这种倾向,以自身情绪判断事物的倾象,而非真实客观的事实,例如:

你对很多事情感到有罪恶感,所以你就觉得自己一定是做错了某些事情,你也开始相信自己一定是有某些事情需要被检讨。你时常对另一半有一种嫉妒的感觉,因此你开始因为这种嫉妒而认为另一半一定有做些没有跟你说的事情,你开始预想对方可能会对你有背叛的行为。你有时候会有一种没有价值的感觉,但其实是有时候而已,但久而久之你开始觉得自己客观上就是很没有价值,只因为你有这种感觉。你感到孤单,所以你开始推断自己的生活就是没人会关心你,你是不被爱的。

上述的例子基本上撇开客观事实,你把心中的「情绪」当成生活的注解,因为内心有感,所以事出有因;可能是我感到焦虑,是因为我一定有什幺地方得罪对方了,因为感到不安,一定是我没有顾及到一些事情,因为我内心有一股愤怒,所以我一定是再也无法接受现况了。

所谓的情绪推理是我们把自己的情绪反应,当作是现实生活的依据,而这种反应可以当成现实证据的根源,来自于我们过往的经验,所以我们跳过当下可能事实的判断,而去相信在自己过往的经验中,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情绪,一定是某种特定的原因。有时候这种情绪推理的倾向可能对我们直接判断事物真得有效,但很多时候这种推断事实的方式,其实是言过其实。而所谓的情绪勒索,本质上也是吃定我们这种内在的思考倾向,因为当你被操弄后产生某种情绪,你如果自动化地倒向可能是自己的错误,而忽略到是否是对方恶意的操弄时,你就很容易被勒索成功。

反过来,如果你是一个常勒索别人的人,也可能是一个容易用情绪推理的人,因为你会想要操弄关係,可能都是导因于你容易产生某种情绪状态,使你想要自动化地判断一定是有谁对我不利了,而开始用情绪反击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情绪推理的基础脚本

例如当你的妈妈对你说:「是不是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才那幺不在乎我啊!我想我老了以后谁也靠不住了。」她可能是看到你都不听他的话,所以说了这段话,这时候你可能内心产生某种罪恶感,你不假思索地认为这种罪恶的感觉,一定是我们没有尽到孝道,因此你安抚着对方说:你不要这样说,我下次会做什幺决定会好好跟你讨论的。妈妈的心中或许想,原来这样表达情绪,你就会退让,你就是要我这样说。

反过来,妈妈为什幺这幺说,一定是在内心对小孩的不在意产生了某种不安与焦虑,他不会思考着小孩子的不在意,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言语表达不对,而他们会直觉得认为自己的不安与焦虑,一定代表着自己跟小孩之间的关係越来越远了,如果这样我一定要做点什幺来防範这些事情。

这种情绪上的交流,导致人际关係会透过情绪的互相牵制去维繫,而我们因为只从自己的情绪出发,忽略了很多事实,例如自己表达的方式,自己互动的方式,对方当时的状态,场合,或是行为举止等等。这就像是当你很焦虑的时候,你会异常地在人际互动中退缩,你开始想到任何互动都会有不好的结果,而害怕付出,但你却不会就一个简单的事实去思考,只要你好好沟通通常都会让人与人更亲密,而你之所以焦虑其实只是因为你们第一次见面,你有点担心说错话,或不合对方的意罢了。

关于克服情绪推理

或许我们内心都住着一个充满情绪的小孩,那是某个未成熟成长的部分自我,她在乎着过去的经历,随着感觉行事。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自己不够理性,或太幼稚,是每次两个内在的面向在抗衡时,总是最后让那个比较幼稚的自己出头,爱勒索别人的人是如此,容易被勒索的人也是如此。

那个幼稚的自己,或许总是充满着过去没有被重视、缺乏价值、不被接受的记忆,而这些记忆是我们自我怀疑的根本,也是自己最真实的一部份,当你接收别人的情绪时,而自己内心产生某种情绪时,你自动化地产生某种自我怀疑的感受,并且因此总觉得自己应该要检讨自己,调整自己(但也可能因此想要反抗,反击对方让对方知道别怀疑我),这是你不可避免地冲动。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你又会觉得自己如此地非理性,竟然如此地被情绪操弄与控制着,内心又如此产生某种难受与痛苦,这种感觉持续地循环让自己批评自己,是如此的缺乏理性,缺乏价值。久而久之那不成熟的自己越来越出头,那成熟理性的自我越来越消失在生活之中。

所以真实要克服自己总是以情绪认定事实,总是被情绪的波动影响操控时,或许我们需要更全面地去思考情绪、与自己、与当下的自己,与过去的自己之间的关係。我是为什幺会焦虑,而焦虑的时候我又多想到什幺,回想到过去我会发现什幺根源,那个根源会不会源自于过往曾经被勒索的互动,原来我们焦虑害怕的是什幺等等,系统性地整理自己与情绪之间的关联性,某个程度是你要克服人与人相处间情绪所带来操弄的根本。

我们常常因为自身产生某种情绪而痛苦,而那个内心理性且旁观的自己,看见自己如此不受控制,更深感痛苦,如果这种痛苦又牵涉到人与人之间的纠葛,那种痛苦更是深入内心。如果可以或许我们要清楚地同理自己为什幺会如此感受,别人为什幺会如此感受,这段整理的过程才能避免我们总是以情绪来折磨自己。

情绪很重要,是重要在认识他,适当表达它,而不是让他充斥在我们生活的行动之中......

延伸阅读情绪勒索(一):你是勒索者还是被勒索者?我们被迫与「情绪勒索」共舞,却无法跳好舞步与搞懂舞伴「情绪勒索」会对心理健康造成伤害,甚至连你的身体也不放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