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共识,才有未来—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危机初探

  2020-07-04  阅读 216 views 次 点赞数574

自9月28日起接连举办三场的台湾文学青年论坛于近日落幕,几可视为是近年来首次由新世代的研究生团体(捍卫台湾文史青年组合,简称捍台青)协同官方(台湾文学馆)与民间(前卫出版社)共同针对台湾文学研究体制的总检讨。三场论坛的主题包括体制化历程的反省、台湾文史教育的回顾、台湾文学与文化政策的推广等,会议手册并针对上述议题发表专文,直接面对当前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发展的限制与困境。

寻找共识,才有未来—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危机初探

可惜的是,即使本系列论坛不仅具备相当的开创性,同时兼顾了议题的广度与深度;但是,三场论坛罕见政治人物或新闻媒体的关心,甚至连学科内部本身的参与程度也有待加强。这样的结果纵然让人感到遗憾,却也似乎反映当前台湾研究体制「内外交迫」——对外失去与台湾社会的直接连结,对内缺少发展的共识与战略的情境。

多音交响,从何而来?

观察马政府、特别是文化部近年来对台湾本土文化的施政态度,简单来说便是以行政、庶务淡化原本的专业内涵;同时又以所谓「国际」为名,持续失衡地扩大与「中国」的交流,进一步稀释原本便不丰厚的文化资源。前者或可以台湾文学馆馆长、副馆长任命案为例,后者则可从文化部专案的预算分配看出端倪。是故,即使台湾文学馆翁馆长诚意十足的全程参与了论坛,却仍然没有在论坛中对台湾文学的未来发展提出专业的政策或愿景。

然而,正当台文馆「不忮不求」之际,台湾文学研究圈却呈现了两种不同的现象,大抵上,台文系所师长参与本次论坛的态度消极;另一方面,现场师生们各自对于台湾文学体制发展的期待与想像或有落差,意外地呈现「多音交响」的有趣现象。面对这样的情境,或许恰好显示出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发展迄今的缺失——因为未曾全面反省体制化历程的贡献与局限,自然也无法探问台湾文学研究的未来要走向何方?

台湾文学系所的建制与崩析

1997年真理大学(淡水工商管理学院)成立了全台湾第一个台湾文学系,2000年以降,台湾文学及其相关系所大量成立,一时蔚为显学。截至目前为止,台湾文学系所已有博士班五所(成大、政大、台大、师大、清大)、硕士班十余所、大学部四系(师大、成大、静宜、真理)的规模,而原先广设硕士班,缺乏大学部、博士班的橄榄型结构,也在近年来转变为大学部与博士班数量相似、硕士班较多的钻石型结构。

寻找共识,才有未来—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危机初探

倘若就争夺文化场域话语权的角度着眼,台湾文学系所的存在与文化主体性的确立有着不可切割的关係,然而,正因为台湾文学系所的发展趋势与台湾民主化的历程紧密结合,自然也在二次政党轮替以后,受到马政府「去台湾化」、「泥土化」或「再中国化」等政策的猛烈反扑。另外一方面,成立不到二十年的台文系所还来不及在大专院校开枝散叶,也尚未在师资培育等方面立定根基,这一切外在环境的变迁与学术再生产机制的缺陷,在在使得台文系所在遭逢社会结构变迁、少子化浪潮冲击时远比其他人文学科(特别是在课程、社会既有形象等都较为相似的中文系)更迅速地面对招生困境,系所与课程设计转型的呼声也随之接踵而来。

业界与学界:当就业成为一个真/假议题

台文系所面对时空环境的变化与限制当然不能坐以待毙;然而究竟是要深化体制内战线,在学术再生产方面完成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化的未竟之业?还是趁早「轴转」(Pivot,在精实创业的概念中,轴转指的是快速推出产品、快速更新,根据市场反应迅速修正方向)朝向大众传播、语文创作或文创产业发展?就变成了目前各个系所所面对的共同课题。

以台湾高等教育的现行概况观之,位于国立大学与私立大学、大学部与研究所等不同的台文系所对于教学内容与专业训练的目的本来就莫衷一是。本次论坛所存在的一个现象在于,就当国立大学的台文系所(偏研究所)仍思考课程大纲是否符合系所专业的同时,私立大学(特别是大学部)早已在经营走向朝业界的需求(不管或真或假)靠拢。于是,这种情况也相当程度上反映出台湾文学研究的人才培育链存在着一定的断层与落差(是好或坏,还有待商榷)。

原则上,大学教育的功能本来就并非只是提供产业界的预备军;但是,组构学科专业知识的课程大纲也不是一块不容动摇的铁板!台文系所究竟要朝什幺方向前进?追根究柢还是必须在未来以跨校、跨师生、跨学科、跨领域的方式重新思考、凝聚共识,才有可能面对犹未可知却必然险峻的将来。

迟来的组织,必要的共识

台文系所因为体制化初期「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影响,迄今还没有成立全国规模的学会、联谊会等组织,再加上学术就业人员往往在升等压力下自顾不暇,反而使得台文系所在体制健全以后失去与台湾社会的连结,罕见集体针对教育部、文化部或文化场域集体发声,社会影响力大打折扣。只是,近二十年过去,台文研究有关课纲设计、教学方法、教材选辑等方面也似乎到了可以回顾、检讨的阶段。

事实上,所谓「轴转」(Pivot)强调的关键应该是「主轴」,而不是「转向」。换言之,具备文化主体性的台湾研究学门不仅在学术场域有其专业价值,在社会场域上更具备着特殊的影响力。台文系所的存在原本就不应该放弃对于知识挖掘的热情;但是,如何扩大其在教学现场的直接影响力,从而为文创、出版等提供真正「识货」的消费客群,进而争取文化场域的话语权、诠释权,其实也是远比适应就业市场需求更为迫切的课题。

寻找共识,才有未来—台湾文学研究体制危机初探

总而言之,马政府的倾中政策虽然间接影响台湾文学系所体制化的发展,但是当年在学术体制建立之后未能顺带成立一个全国规模的、具备学术交流及其他功能的组织团体,自然无法凝聚学科内部的集体共识,全盘思考未来发展的整体视野。于是,当台湾文学系所逐渐成为大学校园内另一座象牙塔之际,也就可能失去以往直接连结台湾社会的真诚与热情。关于台湾文学研究体制未来发展的歧见与差异,终究得靠有志之士一同寻找共识,才有可能为台湾文学的耕耘与扎根找到另外一个光明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