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简单生活哲学:不问对方工作,但熟知每个人爱喝的酒

  2020-08-02  阅读 467 views 次 点赞数302

英国简单生活哲学:不问对方工作,但熟知每个人爱喝的酒

在台湾这个竞争味浓厚的社群,无论怎幺提醒自己不要有跟人的比较之心,不知怎幺地,总还是不免落入了较劲、攀比的局中。

从日常生活中的化妆打扮到衣食住行:最近吃了什幺豪华大餐、住了顶级的旅馆、又去了哪个国家…… 看着 Facebook 上很多美其名的「经验分享」,实质上却是放闪文或炫耀文满天飞到恨不得把一帮友人都给封锁。自己六七年前那个跟朋友分享生活经验的初衷,无形中也产生了质变。

于是,来到英国后,我决心除了跟朋友们聚会的愉快时光、喝到极为美味的啤酒一定得推荐、特别的食谱以及烹调法、特殊回忆的 party 等,打死我也不在网上 Po 任何关于餐厅食物的摆设了。

而在这里,我也强烈感受到,英国人真的远远不及台湾,如此热衷地用社群媒体互相在网上「分享」(或炫耀)自己的生活。

那幺,不谈食物、说去哪里玩、住什幺旅馆,在「大多数」我所遇到的那 70% 英国人,聚会中的话题难道就只围绕着天气打转吗?

先说说我对英国人的普遍印象:他们的个人性格强烈,说穿了也是较以自我为中心,比起其他民族,更不愿做出违背自己心愿的那套,所以他们独立思考与批判意识也较为显着。相形于美国人的天真,却又多一份城府与固执,或是更忠于自我的个体意识形态。比如在将近 20% 素食人口的英国,也包含只吃海鲜,不吃肉的一群。

不吃肉的理由千百种,其中因为宗教因素却是少见:喜欢动物,所以不吃他们;爱护地球、环境保护意识浓厚,所以不吃肉。不搭飞机去旅游,因为排气量对地球造成汙染,所以非必要、非工作需要尽量少搭。他们因为自己的理念与想法,不轻易对社会上的常规妥协的性格强烈。

例如,有一天市中心因为某种人道诉求的集会,将主要道路堵死,一分钟的脚程,却在车上塞了半小时,心里忿忿不平,觉得这种行为,要是在台湾,早就激起一片挞伐的民怨。见了朋友们后,便忍不住抱怨起:「这种抗议示威的游行,挡了市中心的主要道路,造成大家上下班的不便与塞车。难道只有抗议的人需要被关注,别人就没有用路权吗?」

英国简单生活哲学:不问对方工作,但熟知每个人爱喝的酒

没想到却引发一阵论战,内容大致如下:「示威就是要给人家知道,如果没造成大事件,让大家不方便,就没有人会注意到示威的内容,那示威有什幺意义?」、「民主社会中少数的声音要被听到,就是要得忍受一时的不便,哪天换自己要上街,别人也会用同样的心情来包容⋯⋯」随口发问,朋友间你来我往近一个小时。闲聊常常从一这些生活中的小事件,引出一大串发人深省的严肃讨论。说英国人严肃,喝了酒却很疯狂,而聊天往往钻入哲学的漩涡里,再以大醉一场的嬉笑怒骂收尾。

多数的英国人很少用名牌、奢侈品来彰显自己的社会地位。反过来说,英国有蛮清楚的社会阶级,例如工人、中产阶级。而「阶级流动」的相对僵化下,多数人会延续自己原生家庭,比较少藉由读书使自己摆脱原生家庭社会位阶的概念。但至少我周边的朋友们,绝大多数都不以职业来区分朋友。

来自不同阶级,大家都可以因为兴趣(音乐、足球)而愉悦的相处,不因工作的内容而有不一样的对待。相较于品牌,他们更重视买到物品的实用、与功能性。很少看朋友花钱买名牌包包,他们穿着平价品牌的衣服,他们也可以花两百磅(约一万台币)买一双冬天用的保暖靴。

我周遭的英国人,生活侧重的点和台湾很不同,在这里的生活可以很简单。他们习惯午餐以一个简单的三明治,5 分钟打发;偶尔上上餐馆吃顿好的。平日玩玩音乐,看足球,参加自己感兴趣的聚会;假日到自己的 allotment(租来的小菜园)种种蔬果,以及各式各样的活动、音乐节、艺术季。不会像多数华人,生活直围绕着「民以食为天」的主题打转,嘴巴还在吃,就想着下一餐;与亲朋好友的聚会,也都以吃什幺为前题。

我曾参加一个以本地人为主的森巴打击乐团,团里有木匠、家庭主妇、博士生、医生、无业领社会救济者、大学行政人员、银行行员、建筑工人、慈善团体的志工等等。每当周二晚团练毕,大家会到附近酒吧小聚,假日偶尔到街头演出,玩得很疯、笑得很开,从不问对方收入,直到一年后,我才勉强拼凑出彼此的工作内容。话虽如此,但我却熟知每个人爱喝的酒、他们的兴趣、他们会在意的点以及他们所选择的生活形式与态度。

英国简单生活哲学:不问对方工作,但熟知每个人爱喝的酒

因为多变的天气,一出太阳就让人想到草皮上坐坐。常常在街上看到整群的男性结伴出游,从年轻的族群到年纪长的,朋友间的嘻笑怒骂,友情与喜悦溢于言表。他们或许喝酒、或许晒太阳,天南地北的聊天是主要的活动,不需要靠大餐以及吃的结合,几杯啤酒、洋芋片,四、五个小时常常就这幺不知不觉的晃过。在台湾,一群男性的聚集,除了一群群少年仔,很少不携家带眷的。

重视家庭的华人,往往把他人的眼光、家人的需求摆在第一顺位,自己却放在一个渺小到拿放大镜都很难找到的位置。人如果没有了自我,一直催眠自己是个付出者、奉献者、牺牲者,活着的累、比较的累、在意别人眼光的累,常常都是複杂化我们生活的元素。

让自己的生活简单点吧,不是丢开自己的角色,而是多留一点时间给自己,做一些自己开心的事,尽量让自己快活些!

喜欢关于「传统」的一切讨论。「传统,是不断的变迁」,要延续传统,所以得不断改变以投当代所好;认为事情没有所谓对与错的二元立场,只因不同人格与特质,而有不一样的选择罢。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传统艺术研究所毕,赴英国雪菲尔大学音乐系民族音乐学博士班就读。在英国六年间,以田调为名,常拿着二胡,从流行、爵士、蓝调乃至英国民歌,到处跑 Bar 跟人 Jam 音乐,大行饮酒作乐之道,也曾数度将台湾的传统北管锣鼓与戏曲合奏搬上音乐会舞台。

喜欢观察不同民族的多元样貌,去年一整年与英籍男友开小差,从英国飞拉斯维加斯,开车行经黄石公园与中西部地区一路北上温哥华,飞往中国几个城市、台湾,返温哥华沿西海岸到优胜美地驱车南下拉斯维加斯,再飞回英国,经历了不同风土民情、中西文化差异与各式文化的交融,因此有了书写游记之感。

延伸阅读:
物价高、税高、日照低,为什幺缺点重重的「丹麦」却是幸福国度?
以为欧洲文化就是不加班?其实英国人都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完成工作
火车不查票、餐厅麵包随你拿!芬兰人乐于被全世界当成「傻瓜」

更多换日线好文:
没有「狼性」的德国人,生活却是平衡富足的
幸福,其实真的不贵!──从气候变迁到消费习惯,一个旅欧台湾人的反思
平均月薪 230K,工作 21 小时就可买 iPhone──全球最富城市苏黎世,却坚持低调不豪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